广东自贸区创新政务服务——探索新途径 积累新经验(自贸试验区建设五周年巡礼)

  广东自贸试验区于2014年12月31日设立,实施范围116.2平方公里,涵盖广州南沙、深圳前海蛇口、珠海横琴三个片区。自成立伊始,三大片区即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深入实施各项改革试点任务,在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方面推出一系列突破性改革举措,形成一批重要制度创新成果,有力地发挥了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试验田的作用。

  “一张卡片”集合企业营业执照等多项信息

  来到广东自贸试验区横琴片区商事登记服务大厅,企业不必带着大摞大摞的材料,而是掏出一个如同个人身份证的卡片即可,那是企业的“身份证”——商事主体电子证照卡。

  这小小卡片以营业执照信息为基础,集合了企业其他登记、许可、备案、资质认证等证照基础信息。“以往企业参与政府招标工作,光是准备材料就要一周左右,加之审批、核实,工作量巨大,不胜其烦。”现场企业办事人员介绍说,通过电子证照,政府机关可直接通过芯片内存储的企业信息进行审核,当天就能完成。商事主体电子证照卡构成了政府智能化监管服务模式的基础。

  与此同时,横琴片区创新梳理相关法规,列出1748种违法经营行为,标明企业经营行为的“雷区”和“红线”,为企业经营活动提供清晰的事前指导。

  广东自贸试验区肩负着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的重要使命,目前三大片区已完成国务院确定的119项改革试点任务;形成385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向全国复制推广33项;发布92项制度创新案例,其中跨境电商监管新模式、政府智能化监管服务模式、“企业专属网页”政务服务新模式等3项制度创新案例,入选全国最佳实践案例。

  部门数据横向联通,实行跨境电商监管新模式

  在南沙东发码头跨境电商B2C监管场内,一个个包裹按顺序通过X光机分拣线,电脑屏幕上即时显示出货物形状和品类等相关信息,通过检验后抵达分拣区装箱通关,整个过程只需6秒。

  面对海量的跨境邮件,广东自贸区探索跨境电商监管新模式,简化口岸环节,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构建质量追溯体系,对跨境电商企业及商品实行事前评估、入区备案、第三方检测、事后追溯等闭环监督管理。

  改革有效促进了片区内跨境电商产业的发展,至今年9月底,自贸区南沙片区跨境电商销售额达155.4亿元,广东自贸试验区已成为内地大型电商布局跨境电商业务的重点区域。

  入选商务部最佳实践案例的跨境电商监管新模式只是广东自贸区贸易便利化模式的一部分。广东自贸区以“一个平台、一次递交、一个标准”为原则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实现海关、边检、海事、商务、港务等21个业务部门数据横向联通;“互联网+易通关”改革让一般货物进出口平均通关时间减少42.6%;首创原产地智慧审签,相关证书审签效能提升80%……

  融合粤港澳服务大湾区,促进内地与港澳经济深度合作

  汇丰前海证券在广东自贸区前海片区正式开业,这是在CEPA(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首次实现香港金融机构在内地设立绝对控股的证券公司——港资股东持股51%、境内股东持股49%。它突破了外资不能控股的限制,是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新突破,更是深化粤港合作的重要成果。

  广东自贸试验区毗邻港澳,促进内地与港澳经济深度合作是自贸试验区的重要任务。目前南沙粤港深度合作区方案已上报审批;前海蛇口香港优势产业十大基地加快建设,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示范基地加快推进;上线运行港人港企网上办事跨境电子认证服务平台,成为首个支持香港数字证书的电子政务应用……截至今年9月,广东自贸试验区累计设立港澳资企业1.2万家。

  接下来,广东自贸区将全力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进一步扩大与港澳专业服务合作领域建设,争取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示范区,全面服务国家战略。(李刚)

  老年人境外游如何保障安全

  门诊问题:

  老年人境外游如何应对安全风险

  门诊专家: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俊海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 韩玉灵

  专家观点:

  ◇由于成长背景、身体条件、语言障碍、旅游经验等原因,老年群体在境外游时比较容易受到损害,旅行社对他们应该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出游时要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旅行社没有履行相关义务导致游客权利受损,进而出现伤亡事故的,旅行社必须承担责任。

  ◇在确认是否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时,应从旅行社的能力、义务两个维度进行考量。在旅行社有能力和义务的情况下,要看其主观上是否存在故意或过失,如果没有故意或过失,原则上可以减轻责任。

  据2018年11月14日《老年生活报》报道,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突破1.3亿人次,其中,中老年人占比24%。普华永道的《2017中老年消费白皮书》表明,到2020年,随着中国老龄人口,特别是中高收入老年人群的增加,预计这个数据会进一步升高。“银发族”越来越成为出境旅游市场不容忽视的客群。但是,老年人出境旅游的安全风险也不容忽视。

  七旬老人红海浮潜身亡

  近日,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了解到,七旬老人沈某与某旅行社签订团队出境旅游合同后,该旅行社即与某旅游公司签订了委托接待合同,由旅游公司组织包括沈某在内的多位旅游者前往埃及游览,并按照行程单确定的行程开展旅游活动。当沈某在红海进行浮潜时,不幸身亡。经查明,沈某在进行浮潜项目时,领队并未在场,仅当地一名不通汉语的导游在场。因认为旅行社及旅游公司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沈某家属将旅行社及旅游公司告上法庭。

  法院审理认为,旅行社及旅游公司在沈某参与浮潜项目之前并未对其健康状况进行基本的核查,虽然当地的导游介绍了相应的注意事项,但当地导游并不熟悉汉语,沈某也不懂当地语言,旅游公司的领队未带队参加,可见,旅行社及旅游公司在沈某接受该项目服务的过程中,并未完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对损害的发生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应的赔偿责任。沈某作为成年人,应当明知其所参加的浮潜项目具有较高的危险性,但其仍自愿参加该项目,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其应对损害后果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据此,法院判决旅行社及旅游公司赔偿沈某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共20万元,判令旅行社返还旅游费3500元。

  老年人境外游遭损害比例高于境内游

  “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未来老年游客会占到很大比例。”日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全国旅游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韩玉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成长背景、身体条件、语言障碍、旅游经验等原因,老年群体在境外游时比较容易受到损害,旅行社对他们应该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出游时要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据了解,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四年间审理的涉旅游老年人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有57%发生在境外旅游过程中,其中24%的案件导致了死亡的后果。数据显示,风险游览项目成为老年人在旅游中遭受人身损害的主要类型,尤其是诸如游泳、浮潜、快艇、漂流等在内的水上旅游项目极易导致老年人伤亡,占比近38%。因交通事故、食物中毒等餐饮安全问题、酒店洗手间湿滑跌倒等住宿安全问题、高原反应等环境不适问题,引起伤亡后果的案件也占有一定比例。

  通过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者发现了多起老年人境外旅途中因病去世的案件。2017年7月8日,63岁的朱某与女儿乘坐飞机,随团前往土耳其游玩。旅游途中,朱某开始拉肚子,后其病情加重被送至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医院出具的病历显示,朱某身故的原因是败血症、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朱某女儿认为“旅行社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旅行安排过于紧张且未能及时照顾治疗身体不适的朱某”,要求旅行社、保险公司赔偿各类损失66万余元。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院认为,旅行社在旅行中存在瑕疵,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结合朱某的死亡原因,该疾病主要是其自身原因导致,故应当减轻旅行社的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12.1万元。

  在境外游途中,意外身亡的还有北京的黄某。2015年8月,黄某与老伴随团前往俄罗斯旅游,在用餐时不慎被食物卡住喉咙,后经抢救无效而身亡,死亡原因为心血管疾病发展为冠状动脉心脏疾病而造成。黄某家属起诉旅游公司,要求赔偿。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旅游公司对黄某死亡结果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因是自身疾病造成黄某死亡,旅行社应承担次要责任。据此,终审判决旅游公司支付黄某家属各项损失5万元。

  目前,老年人出境游的基数越来越大,在身体条件允许的前提下,更多的老年人愿意走出去。由于生活习惯、行为方式、文明标准、法律体系等方面的原因,老年群体在国外旅行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纠纷,甚至可能会出现人身损害的情况。

  “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实力的提高,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出境游,既能增添他们的生活乐趣,也能够扩大民间交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在韩玉灵看来,老年人出境游时存在一些先天的不利条件,他们不能自如应对时,就可能会遭受人身损害。

  旅行社对老年群体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

  “造成老年人人身受损的情况很复杂,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判断。”韩玉灵表示,因旅行社违反合同约定、没有尽到必要的安全提醒和告知义务或者产品本身有瑕疵,进而导致游客权益受损的,旅行社应该承担责任。

  刘俊海认为,在承担责任的问题上,要研究因果关系,关键要看旅行社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这需要结合旅游业的商事习惯、消费者的伤亡地点、当时的具体情况进行判断。旅行社没有履行相关义务导致游客权利受损,进而出现伤亡事故的,旅行社必须承担责任。旅行社提供的服务确实存在瑕疵的,原则上可要求旅游地负责接待、服务的旅行社(下称“地接社”)承担责任,但从方便消费者维权的角度看,可以按照合同法的基本原理,认定地接社具有代为履行的角色,消费者有权找组团社承担责任,比如可以要求继续履行或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记者注意到,老年人出境游遭遇人身损害后,其家属起诉维权的,往往难获全赔,也不乏维权失败的情况。“游客在参加旅游活动时,应当如实向旅行社提供个人的健康信息,而旅行社也应如实告知旅游产品信息并进行提示。”韩玉灵表示,明知自己不符合旅游条件又不告知旅行社实际情况的,在旅游中突然发病身亡的,往往很难获得赔偿。

  “游客是否能够顺利维权,对安全保障义务的理解是关键。”刘俊海认为,要从旅行社的能力、义务两个维度考虑,在旅行社有能力和义务的情况下,要看其主观上是否存在故意或过失,如果没有故意或过失,原则上可以减轻责任。他进一步举例说,在导游明确提示晚上不要随意出门的情况下,游客仍坚持半夜独自出门游玩,进而发生意外的,就很难要求旅行社给予赔偿。

  受访专家一致认为,旅行社应该明确告知游客相关信息,比如时间要求、作息安排、住宿条件、餐饮安排等,做到“光明正大”签合同。同时,旅行社要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对旅游中存在的或可能产生的风险应该进行提醒和告知。出现安全事件后,导游应当迅速报告,为救援部门施救争取宝贵时间。对于老人、儿童等特殊群体,旅行社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出游时要采取特殊的保护措施,如对老年人要尽量多提醒、特别提醒家长看好小孩等。

  对于老年人出游,韩玉灵建议注意以下三点:一是要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选择适合自己的旅游方式,慎重选择容易疲劳、风险度比较高、过于刺激的项目;二是出游要携带好相关药品,比如降压药、治疗心脏病的药等;三是要提前了解旅游目的地情况,做到心中有数,碰到突发状况时,情绪不要过于激动,一旦感到身体出现不适,要及时告知导游和领队。(郭璐璐)

  西媒:国际空间站推动人类探索太空 其经济价值却遭质疑

  参考消息网11月24日报道西媒称,国际空间站在轨道上已经运行了20年,其中空间站的建造几乎花了一半时间,现在这个人类有史以来制造的最复杂的机器的科学和经济价值面对质疑。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1月20日报道,在每平方米接近10万美元的成本投入下,国际空间站原本计划在2020年结束的使用寿命被国际伙伴们同意延长到2024年。建造者们表示,它的结构完整性可以持续到2028年。

  报道称,国际空间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58年,当时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决定与苏联在太空竞赛中一争高下,建议在地球宜居轨道上建造一个空间站。但因种种原因,美国最终仅建成一个迷你空间站(1973-1979),因为技术问题,该站仅能容许3名宇航员在1974年在空间站内呆24个星期。直到1992年,美国政府已经为空间站计划投入80亿欧元和2万名工作人员,但仍然无法将任何东西送入轨道,而与此同时,苏联的空间站已经正常运行多年。NASA面对非常糟糕的形势,不过后来一系列国内政治事件的发生以及美国与俄罗斯关系的改善拯救了空间站。

  在1992年6月,布什总统与叶利钦总统会晤时,有人建议美俄在太空事务上进行合作,具体来说就是往各自空间站交换宇航员,这个倡议得到了很好的响应和执行,成为两国合建空间站的第一步。1993年7月17日,在经历了多次谈判之后,NASA与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签署建造国际空间站的合作协议。1998年11月20日,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个组件——“曙光号”功能货物舱搭乘俄罗斯质子号火箭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升空,标志着这一最大、最复杂的空间实验室建设启动。

  

  NASA每年给予国际空间站的预算是37亿美元,其他合作伙伴(俄罗斯、欧洲、日本和加拿大)提供15亿美元。这是一笔巨额开支。为了降低这些高昂的年度成本,开发新的载人飞行计划,NASA尝试通过商业盈利活动与私人部门分摊费用,但所有研究至今都没有收到效果。

  报道称,国际空间站存在的原因主要在于美国和俄罗斯对人类探索太空活动领导权的追求,这是出于政治原因,它的发展建设并没有什么经济标准,因为如果以此为标准,它就不会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它的未来不可能依赖于可能的经济回报的原因。

  事实证明,国际空间站及其太空活动是政治工具,在困难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它让国家冲突中非常散乱的标准得到了统一,团结了各国人民,推动人类超越障碍继续探索太空。参与国际空间站的15个国家及其宇航员对国际空间站深感自豪,并高度肯定它的存在价值。(编译/王露)

  大连11月23日电 (记者 杨毅)记者23日从大连金普新区宣传部了解到,大连红梅小学发生聚集性呕吐现象。截至当日17时,该校共计176人(含175名学生和1名老师)出现呕吐,初步判定由诺如病毒引起,目前已全部报给当地疾控中心处置。

  当日上午7时40分,大连金普新区卫生健康事业发展中心接到大连红梅小学校医报告,称该校1年级有多名学生因恶心、呕吐等原因请假。接到报告后,该中心立即组织疾控中心、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赶赴现场调查。大连金普新区疾控中心随即对病例开展流行病学调查,采集病例生物学样本7份。检测结果显示,有2份呈诺如病毒阳性,可初步判定是由诺如病毒引起的聚集性呕吐,排除食物中毒的可能。

  根据校方统计显示,红梅小学全校共34个班级,共有1800多名学生。目前全校共有56人已去医院、社区医院或诊所检查就诊。老师电话随访家长反馈,这56名学生均有好转,暂无住院治疗案例。

  大连金普新区宣传部方面称,目前此事件正在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结果会及时对外公布。

  据金普新区疾控中心主任助理蒋希宏介绍,诺如病毒属于秋冬季常见的自限性疾病,在当地并非第一次发现此类病例,学校已通过多种形式的健康教育活动向学生及家长普及防范知识。

  据介绍,诺如病毒感染发病以轻症为主,最常见症状是腹泻和呕吐,其次为恶心、腹痛、头痛、发热、畏寒和肌肉酸痛等,成人常以腹泻为主,儿童则以呕吐为主要临床症状,尤其在冬春季节多见。诺如病毒主要通过病人的粪便及呕吐物排出。传播途径包括人传人、经食物和经水传播。人传人可通过粪口途径、或间接接触被排泄物污染的环境而传播。(完)

  北京中轴线上景山公园寿皇殿建筑群主体开放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魏梦佳、许雅楠)经过长期规划修缮布展,位于北京中轴线上的景山公园寿皇殿建筑群主体22日向公众开放,并通过历史照片、文物、文献复制品等多种展陈方式,向游客展示寿皇殿的历史变革、建筑风格和祭祀文化。

  寿皇殿建筑群始建于明代,总占地面积约2.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700多平方米,现在的寿皇殿建筑群是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修建。寿皇殿建筑群由内外两层院落组成,整体建筑仿照太庙规制而建,是北京中轴线上除故宫外第二大建筑群。明清时期,景山寿皇殿是皇家举行祖先祭祀活动的场所。

  景山公园有关负责人介绍,上世纪50年代以来,寿皇殿一直是北京市少年宫的所在地。经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等部门多方努力,2013年底,寿皇殿建筑群正式回归景山公园。2016年4月起,景山公园对寿皇殿建筑群进行全面修缮及保护,恢复其历史面貌,达到保护文物古建的目的。

  22日,景山公园还推出《景山寿皇殿历史文化展》,6个展厅以原状陈列与专题展览的方式相结合,通过105张珍贵的历史照片、16件文物、48件文献复制品、正殿复原陈列等全面展示寿皇殿的历史渊源、建筑风格和文化内涵。

  景山公园表示,今后,寿皇殿系列展览将作为常设展,向观众宣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助力北京市中轴线文化宣传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