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

4月9日,北大校友王梓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一篇文章《我把北大校徽上的红色做成了口红,献给颐和园路5号的你》,阅读数迅速突破10万+。

我曾感慨,北大学子不光卖猪肉会上新闻,送快递、开米粉店也会上新闻。北大毕业生应该从事什么行业,才不会被社会另眼看待?

“北大”二字其实是北大免费送给所有毕业生和在校生的一份礼物。

有的同学不想要,毕业之后便不再想与“北大”发生瓜葛,只想安静地做自己。

有的同学要了,只是在落魄或遇到困难时祭出,权当救急锦囊。但他们有的其实心怀羞愧,比如“北大屠夫”陆步轩就说,“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急不可耐地收下这份礼物,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做什么事,都把“北大”这顶帽子亮出。严格来讲,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也无可厚非。行走江湖,有个标签总会方便一些,但没必要把学校看得过于神圣,个别人薅一薅羊毛不是大事。

但是卖“北大口红”的王梓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第一,她的吃相更难看。第二,她还真有可能违法乱纪了。

有人爆料,这款口红在相关政府部门网站上查不到备案信息,是一款“三无产品”。这个创意可能还涉嫌抄袭自其北大同学。王梓的个人简历也被发现存在注水的成分。更重要的是,这款口红号称是“面向校友限量发售12000支”,严重违背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收智商税”行规。

校友专供这点也是许多北大同学格外不满的原因,“我好不容易考上北大,就是为了给人当韭菜吗?”即使知道自己铁定不会缴纳智商税,可也没人想要被当成潜在韭菜。

但所谓“面向校友”可能只是一种营销策略。就像市面上各种“特供”产品一样,谁掏钱就特供给谁。“北大口红”又不是凭学生证购买。考不上北大也照样可以买。恐怕这才是王梓同学心中的主要受众。

□西坡(媒体人)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